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模式将终结?环球音乐同时授权网易云、腾讯音乐

• 2020-08-16 • 613

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格局迎来了“变天”。8月10日,网易云音乐(以下简称“网易云”)与环球音乐集团(以下简称“环球音乐”)联合宣布达成数年期全新战略合作。8月11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官方宣布与环球音乐集团再次达成长期深度合作,双方续签数年期版权授权战略合作协议。

可以看到,此次环球音乐不再以独家版权模式授权给腾讯音乐,而是以“非独家”形式从唱片公司端进行直接“分销”。在线音乐平台争夺独家版权的时代或将成为过去。

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模式将终结?环球音乐同时授权网易云、腾讯音乐

众所周知,在线音乐市场繁荣之余,版权争夺战一直激流涌动。在争夺最激烈的2018年,国家版权局曾一度出手推动各平台需相互授权99%以上的音乐版权,但剩下的1%依然成为了各平台博弈的筹码。

不过,多位音乐行业人士向南都透露,除环球外,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中的华纳、索尼,都将在合约到期后采用非独家授权模式。这意味着目前中国音乐市场存在的独家版权模式将被彻底改变。另外,有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腾讯音乐从去年开始就希望逐渐减少独家模式,毕竟独家版权的费用已经是“水涨船高”。

环球、索尼华纳均放弃独家授权模式

据了解,环球音乐与索尼音乐娱乐集团、华纳音乐集团并称“全球三大音乐集团”。其旗下拥有欧美乐坛的“顶流”音乐人如Taylor Swift、Ariana Grande、Justin Bieber、Katy Perry、Drake、Billie Eilish、Troye Sivan等,还拥有如张学友、陈奕迅、谭咏麟、郎朗、孙燕姿、张惠妹等华语乐坛大咖,其华语音乐曲库更拥有邓丽君、张国荣、王菲、Beyond等典藏内容。

腾讯音乐在2017年时与环球音乐达成版权合作。彼时,腾讯音乐集齐了环球、索尼、华纳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换言之,其他平台都需要依靠腾讯音乐的转授权才能在平台上播放三大唱片公司的歌曲。从那时起,各平台间的独家版权争夺战就暗流涌动。

此次,环球音乐是三大唱片公司中首先放弃独家授权模式的,多位音乐行业人士向南都透露,除环球外,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中的华纳、索尼,都将在合约到期后采用非独家授权模式。另外,从此次环球音乐对网易云和腾讯音乐的授权可以看到,两个平台除了得到曲库的授权,与环球音乐的合作方向已经开始向音乐产业链条的上下游延伸。

网易云音乐将与环球音乐在音乐产品、服务和宣发层面更多创新领域开展更深入的合作。另外,基于网易云音乐的社区氛围,在传统的流媒体服务之外,此次环球音乐的曲库合作延展到了全新的社区产品——Mlog,以及其他丰富多样的音乐使用场景。

腾讯音乐方面则宣布双方将成立合资音乐厂牌,融合国际唱片公司的全球化资源与互联网音乐生态的独特优势,共同挖掘和培养新兴音乐人。另外,环球音乐的授权还包括了腾讯音乐旗下的全民K歌以及在线音乐直播平台。

据悉,在今年Q1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腾讯音乐首席战略官叶卓东曾表示,与三大巨头之一的谈判重点要达成的一个结果就是非独家协议,并强调,最大的五大唱片公司在其平台上的流媒体量只占不到30%。

不过,虽然腾讯音乐不再手握环球音乐的独家版权,但今年4月,腾讯音乐娱乐正式宣布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牵头的财团已完成对环球音乐集团10%股权的交易。

溢价过高或致独家版权松动

相比之下,今年各平台在版权上可谓动作频频,先是网易云宣布与滚石唱片、日本哥伦比亚唱片、吉卜力工作室达成合作,今年5月还达成了与华纳版权的战略合作。目前华纳的词曲版权已经授权网易云使用,但录音版权仍归属于腾讯音乐。今年4月,阿里宣布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此外,6月,快手宣布获得杰威尔音乐旗下周杰伦全部歌曲及歌曲MV的短视频平台版权授权,所谓的头部歌手版权也开始松动。

有音乐制作人告诉南都记者,环球当年是三大唱片公司里最后一个和腾讯音乐签署独家版权的,三大唱片独家版权最显著的问题就是授权价格太高。“腾讯音乐能不能持续承担这么高的费用也是要考虑的,网易云也不想一直都是从TME拿转授权,因此在谈判上发力。”

据了解,当年各平台争夺环球音乐独家版权时,有报道称,有报道称环球最初的出价不过三四千万美元,后来涨至2 .4亿美元,最后腾讯音乐更是给出了3 .5亿美元现金加1亿美元的股权报价。但其实,从腾讯音乐的财报可以看到,即便在线音乐方面的投入不少,但其却并不是贡献集团营收的主要来源。

腾讯音乐在8月11日公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0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显示,二季度总收入为6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5%,其中,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为22.21亿元,增长42.2%,但仅占营收的32%左右;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则达到了47.1亿元。不过,在线音乐的付费用户人数与去年相比则是大涨了近52%,远超社交娱乐服务的增长幅度。

另外,该季度在线音乐服务付费ARPPU为9.3元,同比增长8.1%;但对比社交娱乐服务,尽管今年同期有2.6%的下滑,其每月ARPPU依然达到了125.6元。

上述的音乐行业人士表示,近年来,独家版权模式引发的哄抬版权价格、限制音乐传播等问题曾引起广泛关注。一位熟悉版权政策制定的知情人士早在2018年底就向南都记者透露:“相关部门有意向推行‘保底+分成’的版权模式。竞价模式或不复存在,并且一家唱片公司须向各平台分别授权,取消独家授权模式。”目前环球音乐独家版权的松动无疑与此前该知情人士透露的政策走向相吻合。

不过,上述音乐制作人向南都记者表示,版权授权始终是商业行为,加上一般授权期都是三年一谈,此后的走向也是未知数。不过上述音乐行业人士认为,三大唱片公司均恢复非独家授权,无疑将对国内音乐市场良性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采写:南都记者 徐冰倩 实习生 陈晓璇

暂无内容


“HLIP”系泉州市红林专利代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一家位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泉州公司,致力于打造企业数字化服务的综合性服务企业。公司创立于2016年,公司顾问拥有超过10年的知识产权、互联网运营服务经验,拥有一支由业内资深技术专家、优秀的管理、销售服务人才组成的公司运营团队。“红林知产”是我司在知识产权领域以及互联网域名注册、虚拟主机服务器托管等一系列电子商务平台建设服务的业务网站。

友情链接

  • hlip.com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